孔子有云:“逝者如斯乎,不舍昼夜。” 一切事物就像这江水一样永远不断地流逝下去。这样的感叹跨越了2500年时间,依旧响亮。而人之一生,不过须臾百年,过往不复。既已发生,不可逆转。再回望时,难免留些许遗憾。

无论是我们日常的经验,还是物理学中学到的规律,时间都是单向流逝,不可再生的。有个有趣的比喻,摘录如下:

如果说,有一个银行
它每天往你的卡里存进去86400块钱
你可以拿着卡消费但是不能把里面的钱取出来,也无法赊账
而这个银行在一天结束的时候会把你卡里面的钱全部清空
第二天再存进去同样多的钱
你,会不会每天出入于各个商店,尽力把卡里的钱用完呢?
应该……会的吧?否则一文不动地被清空多亏啊
其实,真的有这样的银行
其实,每个人都有一张卡
只是每天存进去的不是钱,而是时间——86400秒钟。

看完之后,是否觉得内心蠢蠢欲动,想要大干一番了呢?毕竟时间就是“金钱”呀。我无法容忍金钱白白损失,就像无法接受时间白白流逝一样。

为了能更好地利用时间,人们发明了各种工具,GTD(Get Things Done)、设立各种优先级,来更好地管理时间。人们开始将任务进行拆解,大而化小,小儿化了,在这样的思路下,事情变得清晰明确了。在做事情的同时,列举了一系列待办清单,在上面勾勾划划。这其实是一种欺骗大脑的方式,当把这些事情写下来以后,就可用暂时忘记这件事情了。

更有甚者,在面对新的事情以后,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的清单,就说自己没有时间了。无一例外,这是一个推脱的借口。说穿了就是它不重要,勿拿时间当借口。而且呢,时间也不是你所拥有的一个“东西”,更谈何有或没有呢。

然而这个概念实在是根深蒂固,鲜少人觉得“时间是个幻象”,其中还有些人,开始对如何高效利用时间往生迷恋。研究出了一系列超人打法,包括超能力学习法,教你如何用10倍效率学习一个东西,还有少睡眠方法,研究如何一天只睡4个小时还能保持旺盛的精力。这些方法可以学,但未必适合每个人。

我们其实可以看下孩子是如何感知的,饿了就吃,困了就睡。如果孩子困了,他能在任何的场景下睡着,在车上、在沙发上、甚至是在走路的时候、吃饭的时候也可以睡着。这种体验其实是臣服于身体的感受,而不带有大脑的限制(例如在xx场景中,我是不能睡的)。

同样,我们对一段时间的判定,是有充实、虚度的感受之分的。可能花了两个小时写报告,但是上头压根不看,不由感叹,我是做了个啥子。而同样花两个小时,终于写完毕设报告的最后一章,长舒一口气,特别满足。同样的时间,充实还是虚度,和做的事情次相关,而与情绪相连,情绪的背后是需求是否满足。也即使说,你做的事情是否是自身想要的。

人们迷恋于高效的时间管理,制定类似 SMART 这样客观可度量的标准,其实是相信,时间可以被这样客观量化的方式去管理。甚至说,是把自身想要的东西,也量化成了客观标准。

在术的层面,这样的做法确实推进事情高效进展。在道的层面,却全然不是现实世界所展现的这个样子。

对于时间,真相是无力感的。就像你坐上了旅游大巴,自那时起,就对时间失去了掌控,因为你只是一个乘客,可以欣赏路上的风景,却不知道路上会遇到什么,你可以根据经验估计一个时间,但并不可控。很多的烦恼在于,明明自己只是大巴上的乘客,却把自己当成了司机。

放弃使用时间管理、时间调度这样的词,而是时间调配。背后的含义是,有多少,就调多少。给的多,调的空间大,给的少,调的空间小,不给了,就不调了。这是一种归依,顺应。

但不等同于放纵和躺平,还可以发出对时间的建议和请求。始终明白,对时间有建议权,而非掌控权。当你发出柔和的建议时,灵魂会给到你回应。

一些小提示:

  1. 发出建议之后,如果实现了,记得感恩
  2. 乘客想去哪儿说了不算,司机去了哪儿很重要,记录下这个轨迹,更加了解自己的内在取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