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“小程序”:粒沙窥世界

Standard

微信小程序,这个听起来有点别扭的名字,也许不久后将会出现在你的生活中。

就在2016年12月28号,张小龙在广州的微信公开课开讲。我当然没有亲临现场,但在看到演讲的要点整理时,不由得为之一颤。

是的,我被震惊到了,然后就开始开脑洞。

所以,免责声明:以下内容纯属脑洞,请以吃瓜群众心态来观看,并且千万不要相信。如发生意外事故,纯属巧合。

(友情提示:本文共计4850个字,阅读需要约8分钟,嗯,还不及光从太阳表面到达地球的时间)

一、预热

首先,“小程序在微信没有入口,用户可以通过扫码来使用”。那么,很显然地,“没有入口”本身就是一个“切入口”。若是见过新闻报道,则不难分析出,它的入口大致分为两块,一是扫码,二是来自朋友的分享。嗯,看起来很容易理解对吧。(√)

然而深刻的道理就是蕴含在简单事物中的。让我们来逐条分析一下。

首先是扫码。为何是扫码?这个二维码里究竟包含了什么,才能打开这个小程序的入口?当然,在这里我不会讲原理,因为这并不有趣。对这种形式的不了解可能会引发抵触情绪,再加上媒体的渲染、朋友圈的转发更是让它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。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不应该去扫一个陌生的二维码,理由是这会让手机中毒(注1)。所以人们对这种扫码还是有种不信任感(注2),它之所以存在,只能算是现有的技术发展与现实情形妥协的产物。因为它不够自然,所以扫码不是“终极形态”。

注1:这是我自己猜的,没有经过验证。不过要验证也很简单,可以找个人打印个二维码,下书“扫描此码可能导致银行卡被盗”,然后上大街去让人扫,和对方说“我们在做一个(心理)实验,如果您扫下面的二维码,就送您一份小礼品哦~” (大意如此,详情可自行脑补)

注2: 这种不信任感是可以被缓解的,比如从众心理就是很好的武器~

 

那么,什么是“终极形态”呢?我不知道它具体长啥样,可能是非接触式的 MFC,也可能是 [滴——滴]。当然,它是什么样其实并不重要,如果只是关心它的抽象层次的话。抽象来说是这样的:

每个人都有一个 [Universal Device],它可以检测到附近的 [Service Portal],并且在它的 [屏幕] 上显示出来,当选择进入某个 [Portal] 后,就可以与之交互了。

张小龙举了一个例子,如果想知道某个站台公交车的到达时间,只要扫描站台的二维码就行了。在这个例子中,Device 就是手机啦,Portal 是公交站台,对应的交互服务是“查询车辆到站时间”,这是提前预设好的。

抽象的好处就是省去了好多描述,比如上面一个例子,我同样可以写成:未来时代,某人来到了公交站台,眼前的 AR 眼镜上自动显示出下一辆公交车的到达时间,等等。这时难免会有人跳出来说,你傻了吧!科技都发展到这种程度了,还需要公交车?那么这就很尴尬了 o(゚Д゚)っ

所以这就是我用抽象表述的原因。♪(^∇^*)

既然可以这么玩,那么还可以再把交互层也给抽象出来,我所认为的交互的本质是信息的传递。于是从信息的流动方向来看,有两种可能:

  1. 公共 → 个体,比如查询公交信息,线路信息传达到个体
  2. 个体 → 公共,比如饭店点菜,个人的意愿传达给“公共”的饭店

 

花开两朵各表一枝。

方才说到饭店点餐的例子,若是有人还在路上,那怎么办呢?现在你可以把这个“点菜的小程序”发给朋友了。即使朋友还在路上,他也可以点菜(吐槽:为何有这种需求?),甚至还可以实时同步点的菜(吐槽:为何有这种奇葩需求?),以及可以看到菜品的评价等。甚至,只要想象力丰富,人还没到饭店呢就可以先看到菜单点菜了。总之,理论上它们都是可以实现的。

那么,在刚刚的例子中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嗯,就是分享,一个“点菜的小程序”从它本来应该在的位置(饭店)跑到了其他地方,然后形成了很奇怪的需求。这在之前根本没法想象,因为操作起来太繁琐,但现在未必了,分享后的“小程序”就像是催化剂,促成了这神奇的化学反应。

那么,分享的“小程序”是什么意思?严格来说,应该指“入口”在社交网络链路上的传递。社交传播这种事情,自媒体们已经研究的很多了,我就不再赘述。但这个事情还很厉害,有很大的想象空间,因为传播的是个“入口”,而不是静态的页面。它可以是带着传播源的登录信息的,所以即使是同一种“入口”,每个人打开看到的都不一样。(不同人发过来的菜单,内容能一样么?)

由于这不是静态的页面,所以其中可以包含比较复杂的信息传递方向,简单来说有:

  1. 个体 → 局部 → 个体,比如投票,这种需要信息收集起来再广播出去的行为
  2. 个体 → 个体,这个举例就多了,可以在交互手法上做文章

 

二、野心

这是一种新的交互方式

还是那句话,“入口”是切入点。平常我们都说要导流,用各种办法分析页面的这个Banner导了多少流量,那个区块导了多少流量,再分析点击率、转化率等等指标。现在突然告诉你,没有展示入口。静静地看着你装B,然后一举击碎幻想。

 

它不是没有入口,只是这个入口长得与我们之前看过的都不一样。不不不,我不是说你没有看过,大家都看过,只是只有少数人意识到了它是,而已。

入口就是两个,基于地点的(e.g. 扫码),和基于社交的(e.g. 分享)。

但其实呢,这两者是轻微矛盾的。在线上,分享时,就是靠链接,而不是扫码。而如果都在同一个地方,那么线下扫码就够了,不需要分享。我不知道是否说清楚了,总之这两者似乎无法共存。

这让我想起了量子力学中的不确定性原理(又名“测不准原理”),说的是粒子的位置与动量不可同时被确定。这里也一样,(从数据获取的角度,)社交信息越精确,那么位置就不精确;位置精确了,社交信息就不精确了。点到为止。

 

那么,野心在哪里?我觉得野心体现在对两个网络(Network)的掌控上。

首先是 Location-based Network,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 Portal (理解为 POI 也行)。附近的店之间有互相的影响,便构成了一张大的网络。这像是一张星图,大大小小的店面撒落其中,相互连结。从商业角度来说,这样的数据的意义是非常大的。

还有则是熟知的 Social Network。有意思的是,也可以把它认为是个地图,每个人有它的聚集范围。通过聚集的圈子,信息的流通亦是有规律的。

那么,把两个 Network 叉乘起来,看到的便是一幅恢宏的画卷。从位置图的角度来看,相关的节点互相影响缠绕;而从社交图的角度来看,传播轨迹尽收眼底。前者是静,毕竟位置是不变的;后者是动,只因人群是流动的。绘制这幅画卷便是野心所在。这当然不是一件易事,要研究人群在这个大网络上的流动规律,但也并非不可能。比如可以拿物理学中的位置和动量的概念一一对应等等,我觉得以后说不定就发展出一门“社会动力学”的学科了呢~~

 

这一节到这里已经阐述完毕。下面只是轻松一下的无责任脑洞时间(和上文无关的):

某公司年会,有一个激动人心的抽奖环节。时间临近,大家都持着自己的 [身份识别设备] (大概就是长手机那样,有屏幕就行啦)入场。场内的传感器随即开始工作,确认了设备的信息,防止无关人员混入。应酬的方式也变了,只需要把设备互相靠近那么一碰,就完成了连接,大家都很开心,因为他们知道,这个行为将被记录下来,作为来年考核分数的一项。同时,在会场建立连接的人越多,自己获奖的概率也越大,因为算法是从连接最多的人开始按照 Random Walk 算法选出来的。

终于到了抽奖时刻,大家都紧盯这自己的屏幕,生怕错过了见证自己中奖的那一刻。最终拿到大奖的当然是少数呢,不过大家也都很开心,因为只要大奖在他的社交链路上经过,他就能拿到纪念奖了呢。这一切算法都是提前定好的,不需要人工参与,而且还很环保呢。

 

 

三、硅基革命

“小程序”背后所代表的交互方式有着巨大的潜力,并且会改变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方式。它甚至可以超越我们的五感,成为“第六触感”。设想,VR已经可以欺骗我们的视觉,这种处理了70%以上信息的感官,那么再加个小“入口”,又有什么难的呢。当戴上 VR 设备后,连视觉都可以欺骗,平衡感也难以维系。进化了几百万年的人类,还来不及适应这一切。而你现在偏偏要给他装上一对触角,使他能接受到周围的信息。而且这还是不可逆的潮流,你拿下来,便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。就好比一个盲人,开了天眼,感受到了世界的美丽和温度,现在你却要让他闭眼,并且永不睁开?

我承认这种交互方式会带来全新的体验,也担心上面这种失控的情况发生。希望这是杞人忧天吧,可下面这个想法却在我脑中挥之不去,听起来更合情合理。那就是:

对机器人产业的影响。

 

推理的逻辑原点是这样的:上述公交车站、饭店的例子中的应用已经得到普及。那么基础设施已经到位了,周边贴满了二维码,不,还是用某种近距离无线信息传递装置吧。并且,每个人都有个终端设备,可以与这些传感装置相连接。

那么,对于一个搭载了这种终端设备的机器人,它可以与整个传感网络相连接。硬要区分开来的话,搞个专用于机器人的传感网络也未尝不可,技术在那时已经不成为问题了。能阻止这件事发生的大概只有政策,或者伦理。但是呢,如果它背后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,那么一定会有人冲出来冒这个险。

我们先看看这种大规模传感器网络,解决了什么问题。至少答案包括,定位问题。有人说,现在定位不是有GPS吗,好多公司都制造无人驾驶汽车啊,也没见需要传感器网络啊。话是这么说,可是那些车上可是装满了传感器的,陀螺仪、毫米波雷达至少需要吧。如果还有追求更高精度,就得上激光雷达,谷歌的就在用。但它有个特点,就是贵!大概好几十万。那么自然就没法量产。(注:大概过几年会激光雷达会降价,那时就可以普及了)

由于成本的限制,传感器网络更适合解决(在局部范围内的)定位问题,技术上也不难实现。更进一步猜想的话,这个网络中应该配备有“导航节点”,它是针对机器人而设计的,可以获取附近区域内精确的地图以及导航路线。这可以是一种局部式的存储。至少从现有的技术来看,越精确的导航所需要的数据也就越大,不适合本地存储在导航设备内,于是只能放在云端。而这些导航节点可以提供精确的地图信息,并且还可以热更新,来反映现实空间的一些变化。

比方说,这是一个送快递的智能机器人,它首先被运送到地区的某个集中点,这时离目标还有一公里。然后它会与附近的导航节点通信,输入目的地信息,得到导航路径,然后直接找到目的地,或者是找到更近的导航节点,依次不断地找下去。在这个环节中,信息流动的方向是 公共 → 个体,“公共”是指整个大的地图数据库,而“个体”就是快递机器人本身了。

相似的例子还有很多,总之大规模传感器网络为导航提供了便利,并且有着广泛的应用。

 

这种“入口”式的交互方式还可以用于解决,能源问题。人要吃饭,机器人也得充电啊。那么造一个“饭店”,机器人可以进去“点菜”不就行了。当然,这种概念性的设计现在已经有了雏形,通过到达某个指定的位置来进行充电。现在只是变了个样,变成通过询问附近的 [充电Portal入口] 在哪里。这样至少不需要硬编码了,它可以先关闭电源,然后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,随即适应所处的环境。这个例子中信息的流动方向是 个体 → 公共。

 

以上只是探讨了这幅图景,以及它的可行性。我们的思维,直接看到了这科幻般的场景;而现实是一辆列车,需要沿着轨道才能到达这个地方。轨道便是现实世界的发展。就算轨道是连通的,也保不齐它会在途经点停留、分岔。所以,这只是一种可能性,而这个可能性的背后,便是硅基革命

 

现实世界的生命,大都是基于碳。这是因为碳有6个质子,可以形成4个化学键,拥有着极多的与其它原子连接的方式,组成了数目庞多的有机物家族。而硅呢,有14个质子,与碳同族,但性质更为稳定。硅和碳,本是同根生,其物理性质也是很相似的。碳可以构成生命,为何硅就不能呢?

那么这场革命是否会发生,谁也说不清楚。我也只能站在历史长河的一点,向前稍微望望罢了。关于人工智能是否会代替人类这件事情,几年前在我读本科的时候,曾经与一个数学系的室友讨论过这个问题,他的回答很长,已不记得。唯有一句使我印象深刻,记忆犹新,每每想起,心中便如狂风暴雨般肆虐,久久不能平静。他只说道:

 

 

 

 

无机物与有机物相比,终究只是个零测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