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戏中的「兔子」与「狮子」

Standard

「疯狂动物城」中的兔子Judy,内心善良,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;而身为食肉动物的狮子,却被打上四处挑起争端的标签。

在游戏的世界里,也存在着这两种类型。一种是和平相处、友好和谐的 PvE 玩家,喜欢剧情、喜欢探索世界;而在另一种 PvP 玩家的世界里似乎充满了竞争与对抗,他们喜欢玩家间的对战。

在「魔兽世界」这种同时提供 PvE 与 PvP 玩法的游戏中,玩家会大致分为两个流派。光看屏幕的话,他们做的事情似乎差不多,各种打来打去的。但其实不同,前者的目标是系统设定的虚拟人物,而后者面对的则是真实玩家。

于是,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产生了,在游戏中知道你面对人物是否是真实玩家,究竟有多大影响呢?


一个例子

我们来看一个真实的实验,让志愿者在如下三种情况下坐在电脑前面玩“石头剪刀布”:

情况1,告诉志愿者,电脑的另一边是个真人,电脑只是传递信息的媒介;

情况2,告诉志愿者,他们是在和电脑玩,电脑已经提前制定好了原则和策略,换句话说,出剪刀石头布时就像和人一样是有规律可循的;

情况3,告诉志愿者,他们是在和电脑玩,而且电脑所出的是完全随机的。

实际上呢,在上述三种情况中,志愿者一直在和电脑玩,对面是没有真人的。结果发现,大脑中有一个区域只在第一种情况下会有明显的激活。这个区域是前额皮层的旁扣带回皮层(paracingulate cortex,缩写PCC)。换句话说,当志愿者认为对面是个真人时,PCC被激活了,而且似乎与对方使用的策略无关,否则第二种情况下应该也能观测到激活。

有趣的是,这只和自己认为对面是什么有关。即使面对的是一块屏幕,只要志愿者相信对面是真人,就会用社交的方法去对待。如果认为对面只是机器,则会用另外一种策略。这真的只差一“念”之间。
(而且,PCC也被认为是处理社交相关的决策的。)

这个关联的发现解释了很多游戏中的现象。比如说,在「英雄联盟」(一款多人对抗竞技类游戏)中,一次完美的“五杀”(指短时间内消灭对方所有人)可以让人心潮澎湃,但如果是人机对战,则没有那种感觉。再比如「守望先锋」(另一款多人对抗竞技类游戏),也是如此,你绝不会在朋友面前吹你在人机模式中拿了“全场最佳”。

另有些人不喜欢这种打打杀杀,他/她们更喜欢把时间花在「星露谷物语」(一款种菜游戏)、「奇迹暖暖」(一款换装游戏)、「阴阳师」(一款抽卡游戏)上面。它们的共有特点是“不表现出对外的主动侵略”。这与游戏是单机还是联机,无关;与是否包含打斗场面,无关;与游戏平台,亦无关。如果它是单机,那么遇到的人物都是可爱的NPC(Non-Player Character,非玩家控制的角色)。如果它是网游,那么在其中遇到的人,大多抱有善意,鲜有恶意。

** 当然我得强调,上面的“善意/恶意”只是你认为的,游戏开发者有一万种办法引导你形成这样的想法。(回想一下前面志愿者的例子)

好,现在我们就有两个派别了,一边是主战的 PvP 派,另一边是主和的 PvE 党。前者偏好激烈的对抗,而后者则会下意识避免这种对抗。扪心自问,你属于哪个阵营呢?

你的心中应该有自己的答案。

我也相信不同人的答案会有差异,这种差异可能与前面所述的PCC有关,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,所以下面的内容只是猜测,PCC负责处理“社交关系中的判断过程、对抗元素”。有点像人性本善、人性本恶间的争论。现实中我们的喜恶不会这么露骨地表达,但在游戏中会。

为什么 PvE 党喜欢与世无争的游戏世界?只因为大脑在接受到“把那个角色标记为敌人”的信息时,表现出了很强的不习惯和排异,所以会尽可能地避免这么做。

那么我们还可以再进一步分析,是什么造成了这种观念的差异呢?我觉得可以认知过程来解释,即在第一次(在游戏世界)表现出对外的抗争意图时,是感受到了鼓励、愉悦?还是接受到了批评、挫败?这可能会有较大的影响。

最后还有一种是中立的,两种流派都可以接受。如果你是这样的类型,那我也不好说什么啊。●﹏●


更多的例子

在小说「安德的游戏」中,主角认为自己是在玩一个游戏,最终取得了胜利,却不曾料想这一切都是真实的,他成了一个种族的毁灭者。

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切入点,从虚拟到真实,实际上是大脑是否意识到这些符号代表着真人(当然小说中是某个种族啦),所做的决策也可能大相径庭。

也正是因为游戏这种假的感觉,它才会放大人性的某些弱点,比如贪婪、背叛、或是涉及道德的选择。这些决策都是基于自己的本能做出的,也许是因为PCC的介入,社交的行为抑制了这些想法,使我们变得理智。

在游戏中,你可以不眨眼地杀人,因为它在你眼里只是个符号;如果游戏想要勾引你生存的欲望:安全、变大、变强,那简直太容易了。为了适应生存环境人类花了几十万年变成现在这样,而游戏以一种不玩物丧志的形态被接受不过几十年光景。像若干年前还在洞穴里的人,看到墙上的影子,就认为是整个世界,他们又怎么分得清真实和虚幻?游戏开发者不应该痴迷于这些光影的把戏,价值观的引导是很重要。也有「这是我的战争」、「Replica」、「天在看」等作品中,表达了对战争时的生存、隐私与监控、善恶等话题的思考,当你的存活建立在他人的死亡上时... 或许,有些人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。

如今,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想法的自由,在网络发达的今天,随意的一句话也可能被广泛传播。有些人,错把网络当游戏,他所看到的尽是虚幻,因而可以口无遮拦,把人性的本恶暴露在网上,反正这一切都是「假」的,去了网线谁也不知道他是谁。

** 孰真孰假,不是别人决定的。你认为这个世界是怎样的,就会以怎样的方式去对待它。仅此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