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迹提问

Standard

今天来介绍一种很有意思的提问方式,也就是奇迹提问法。它较常见于心理咨询中,我先举一个例子。

在某个案例中,妻子抱怨他的丈夫对她的关心不够,感觉关系很冷淡,为此她感到很烦躁、焦虑,于是去找心理咨询师。

 

这时咨询师问了她这样一个问题,假如某一天,奇迹发生了,你的丈夫变得特别温柔,对你特别好,百般呵护。你会觉得怎么样?

“那很好啊。”她回答说。

“那么接下来你会做什么呢?”

她略微停顿了一下,“这样我就可以把更多的时间花在自己的工作和事业上了。”

 

随着聊天的深入,在这样的奇迹假设下,她开始想象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。而后她突然间意识到,她对待生活和工作的态度、交往中的一些细节,可能会导致两人间关系变得冷淡。未来的生活可能会变成这样,似乎对方在不在身边,已经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。甚至,她的焦虑、烦躁、唠叨、吵架,就是为了维护这段关系而存在的。如果没有间隔性的争吵,他们可能就会离婚。

奇迹提问便是这样一种方法,通过假设一个现实中没有发生的情境,把咨询者从过去和现在的思维模式中带出,去思考未来会发生什么变化。

同时,它的潜在暗示是,问题与解决问题的方法不具有关联性,是可以被独立看待的。


提问句式

提问没有固定的句式,可以随机应变,但至少要包含奇迹发生问题解决的意思,比如最简单的问法,“明天早上你醒来的时候,奇迹发生了,xxx问题解决了 ...”,接下来有如下几种发展方向:

引导咨询者感知外界环境的变化:

 “你如何知道问题被解决了?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?”

如果问题涉及他人:

“在不告诉对方的情况下,对方会怎么知道问题被解决了?”

引导咨询者反思行为模式:

“接下来你会做什么呢?”

设想未来会怎样:

“你会在1年后再次遇到我们,这时问题已经解决了,你会告诉我发生了什么?”

通常,在一个陷入困恼的人毫无准备地听到这些问题时,他的反应通常是:

“怎么可能呢?”
“很好啊!”
“我不知道。”

这是很正常的,因为他以前并未考虑过这些问题,而不是在应付回答。这时只需稍作停顿即可,不要在任何方面对回答对方式作限制。必要时可以把问题换一种方式再说一遍。

提问的原则在于引导,一是允许咨询者,不带限制地,去思考各种可能性;二是让他们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改变目标(即,有什么不一样)。

当再继续追问下去,你会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?他可能会举出一些具体的变化,去设想他未来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。更进一步地,继续问,你会做什么?接下来的事情就任君想象了。


一些心理问题的发生,可归咎于思维的缺陷,通常这还是某种悖论,十分复杂。就类似于路边的一块写着“不要看我”的告示牌。

另一个例子是“改变”,当一个人说“我想要去改变自己”的时候,可能就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。比如说,每当过年的时候,都会发一个计划说自己要改变,可如果他每年都会发这种计划,他其实没有变。

每当谈及自己的改变时,总是会绕不过递归的问题,改变的发起者是自己,要改变的对象也是自己。那么这个改变又是否包含了你想要改变的愿望本身呢?这是一个复杂的嵌套。因为你一直在说自己想要改变,而且也的确拿出实际行为去实施了,可是你却一直没有脱出你想要改变的这个状态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你想要改变的愿望维持了你的不变。


再来谈谈所谓“拖延症”的问题,假定故事的主角是一个拖延成疾的人,不到最后一刻绝不动手。不仅要做的事情不及时完成,他还喜欢尝鲜,做一些没做过但是有意思的事情,美名其曰培养兴趣爱好,结果便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。他认为是自己的拖延症使得自己没法完成这些事,也试过各式各样的计划,有短期的效果,但难以维持。

直到某天他做了一个梦,梦中有如下的对话:

Q: “假设某一天,天使降临,在你头上画了个圈,你的拖延症被治愈了!”

A: “...”

Q: “你会怎么知道拖延症被治愈了?会有什么不一样?”

A: “如果没有拖延症的话,要做的事情就可以完成了啊,我的生活也会变得井井有条,在合适的时候做合适的事。这个不同之处很容易发现啊。”

Q: “你只是说了你想做的事情可以按时完成了,那怎么知道拖延症被治愈了呢?”

A: “这个问法略奇怪,我不拖延了,事情不就可以按时完成了吗?”

Q: “好。那接下来你会怎么做呢?”

A: “接下来会怎么做... 我并没有想过,我一直在考虑如何解决积压下来的事情... ”

Q: “这个神特别厉害,不仅把你的拖延症治好了,还把你之前积压的事情全部一并完成了。(停顿)接下来你会做什么?”

A: “如果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做完了,当然是很开心啦!可接下来大概就会觉得空虚无聊,可能会去找些感兴趣的事情做吧。”

Q: “嗯,你会去找更多的事情做,然后呢?”

A: “(若有所思状)然后事情多到做不完,就堆积着。没过几天,就又会回到初始的状态了。”


上述的对话涉及到两层悖论循环,第一层是因为他追求“有事可做的忙碌感”,这种想法鼓励他探索外部世界,也客观上增加了 to-do list 的长度。这种对“忙碌感”的追求使得他完成这些工作所需要的时间远超过承受范围(正因为沉溺于这种感觉带来的快感,他对时间的估计相对是乐观的)。那么客观来看,某些事情就由于时间不够无法完成而被放弃了,但同时更多要做的事情还在不停地涌入。

第二层循环是他把这一切归为自己的“拖延症”,认为这是导致自己没法做完事情的根源。但拖延症真的是一种病吗?没有临床依据。这其实是个近些年来大家制造出来的名词。如果跑来一个神,抹消了古往今来所有关于“拖延症”一词的存在,那么他的想法会不会有些变化呢?无法做完事情的背后有多种原因,而把这一切都归为拖延实际上是一种思维的懒惰。

第二层沉溺循环的存在,掩盖掉了第一层循环中的真正原因。单把精力集中在“如何解决拖延症”上,那可真就是风湿膏止痛——治标不治本了。

就酱。


参考内容

我最早听到“奇迹提问”这个词是在李松蔚老师的心理学思维自修课Live里,文中案例及其观点也多有参考Live中内容,在此表示感谢。

  • 每天潜水研读大神文章,获益良多,所以为啥我滚轮往上一动我就回到开头了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