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乱的梦境记录

Standard

引子

未来世界一天的新闻里,播报了一件奇闻异事。有目击者声称看到了巨大的太阳,太阳的规律不再是东升西落,并且大小也可以随意改变,但原因不为所知,引发热议。

第一节

......

直到某一天,天边突然升起一个巨大的圆盘状物,红色的内瓤翻腾着橙色的火焰,圆盘周围散发着幽幽的蓝光,它只冒了个尖,就把身后的蓝天遮去一大半。但是无暇欣赏细节了,因为强烈的光线已经把房间中的桌子、椅子、墙壁都镀上了厚厚的一层银,巨大的热浪喷涌而出。

巨大热浪,我觉得世界末日已经到来,绝望无助地等待命运的裁决,但求生的本能驱使我跟着哄散的人群向外奔跑。

但奔跑也只是徒劳,回头一看,那巨大的圆盘已经升起快一半,藐视这世间的生灵,地面的温度已经越来越高,而前方却找不到遮蔽物。“这样下去一定会被烤熟的”,我突然想起之前新闻里对这种现象的报道,这竟然是真的,如果这种现象只是随机出现的话,并不意味着末日的到来,“如果能转到地下光照不到的地方,或许能躲过一劫。”

我找到一个有些废弃的防空洞,钻了进去,周围的气氛便缓和起来,路边上摆放着一些绣铁的残骸,周围的人群也没有之前那么慌乱了,我跟着慢慢向前走,柔和的灯光洒下来,恰到好处,温暖舒适。周围有声音(可能是某种环境式新闻播报装置)在描述这次灵异事件的概况 ...

我听到前方有两人在讨论,他们似乎是这次事件的经历者。

“原以为太阳东升西落是规律了,天体物理学已经能很好地解释这点了。”

“可现在不行了,这东西运作毫无规律,我们仿佛回到很早之前靠天吃饭的原始年代。”

我想起来新闻的报道中的用词是“某地惊现巨大的太阳”,这种说法会让人觉得太阳变大了。但那时是白天啊,太阳不会先凭空消失再变大从地底钻出来吧。“魔鬼撒旦的笑脸?”

“这下天文学家有的忙了,阴谋论大概也要肆起了。”无奈。

第二节

(这里梦境应该到另一个故事了)

正想着,不知不觉发现自己来到了一排桌子前,很像是街上的餐馆为了吸引顾客而在店外摆放的桌子。桌子上摆了一排杯子,杯子里整齐地放着五个牙刷。(为什么是牙刷?为什么是五个?我也不知道)我不理解,可能这是某种形式的签到吧。

“把你的牙刷摆在这里,我们两个先进去,你在这儿看着...” 仿佛周边有人说话,也许是我的同伴吧。

我跟着同伴向前走,心想这里肯定是治安很好的地方,那么多牙刷放在外面也没人拿走。

到了店里,我们找了两个并排的凳子坐了下来,这时我才想起我们一行是三个人,需要有人在外看着望风,所以两个凳子就够了。

过了一会儿,我出去换望风的班,这时才有机会看看自己究竟在什么样一个地方。我应该是某栋中空的建筑里,边上是一圈走廊,中间是漏空的,从上往下望,大概是在三层楼高的位置,最底层有很多人的样子。我大概在这个“口”字形走廊偏右下的位置。

突然间,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。在我的左前方,出现了一个... Umm ... 硕大的圆盘,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它完整的样子,相当的壮观。我本能想要逃跑,可是周围人群却丝毫没有慌乱的样子,我挪不开步,只好继续看着。

如果要我比喻它长得最像的东西,那大概就是向日葵了。暗红的瓤点缀着黄色的玛瑙,金黄的轮廓散发着浅浅的蓝光。

突然间,它分裂了,变成很多个大大小小的球状物,在空间中肆意旋转、游荡。时而碰撞重组,时而弧形绕圈,我看得入了迷。“它的运动轨迹应该是有某种规律的,但实在是太复杂了。”我觉得自己很是幸运,是这种奇妙现象的见证者,“这种现象肯定会被观测记录下来,甚是罕见。”想到这而,我拿起手机想把这一幕记录下来,可是手机反应太慢一直没有办法呈像,我很着急。(这也说明在梦中,我还没法建立起手机屏幕上的内容与看到事物内容之间的关联,摊手)

正着急着,我发现了一丝玄机,圆盘上有一格一格的裂缝,这应该是电子显示屏拼接不严密造成的。也就是说,我看到的只是电子显示屏上播放的画面而已。也难怪大家都这么镇定,也许已经看过很多次了。

这么神奇的现象竟然做成动画供大家消遣,我也搞不清楚是为什么。然后梦就醒了。

谢谢观看